配色:

字号:

第69章 星月堡主

  第69章 星月堡主

  岳如川双目一紧,道:“什么意思,岳某不明白?!钡矣暨肿煲恍?,道:“星月堡主驾临此地,当然是有欲而求了,难道岳大侠还猜不到吗?”

  岳如川心头咯噔一下,神色如常,道:“想不到名动天下的星月堡主居然也会对八万两黄金感兴趣,看来诸葛堡主的眼界也不过如此?!?br>
  狄郁嘿嘿一笑:“不过如此?好呀,那就请岳大侠交出来吧,也省得诸葛堡主费一番手脚了?!痹廊绱ɡ淅湟恍Γ骸暗艺泼?,没想到尊师封大侠仙逝后,你竟做了星月堡的走狗,威风赫赫的先天门要毁在你的手里了,若是封大侠在天有灵,却不知该作何感想了?!?br>
  狄郁闻言脸色倏然一变,目露凶光,但很快便恢复如常,说道:“多说无益,还是交不出吧,这样做对大家都有好处,否则……”岳如川截口道:“都有好处?却不知我麒麟镖局会有什么好处?”

  狄郁眼睛望向别处,这一刻竟似是不敢面对岳如川那流露着鄙夷与阴沉的目光,他道:“交出黄金,大家都相安无事,否则诸葛……”话还未完,便见岳龙城腾地一下跳起身,冷声道:“我管你什么诸葛东郭的,你们不知我们是麒麟镖局么,都活够了?今天谁若想动黄金一下,也过了我这一关再说!”

  狄郁看了看他,淡然一笑:“若是金麒麟在此,我们或许还有几分忌惮,但你岳龙城……嘿嘿?!被巴庵獠谎宰悦?。

  岳龙城不由地怒气勃发,沉声道:“好,我看谁敢动,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,受死吧!”话音甫落,飞身便是一剑径削狄郁的脑袋,好快的剑!然,狄郁的反应却是更快,岳龙城身形甫自一动,狄郁不但不闪避,反而猱身直上,挥动折扇架开了这一剑,随即扇来剑往,两人斗在了一处。

  岳如川只看了片刻,便知侄儿不是人家的敌手,恐他遭了什么不测,难以跟胞兄交代,但此际也不便说些什么,万一使得侄儿分身,更有性命之忧,一时间心下焦急且担忧,更恨不得替侄儿上阵。他看了狄郁的出手,知道自己还略胜他一筹,若是自己此时上前合斗,狄郁绝不是他叔侄二人的敌手,但星月堡主已然驾临,必在不远处看着,还是留下真力对付真正的对头吧。他虽未见过星月堡主出手,更不知人家长什么模样,但己方这边就数他的武功最高,纵然一死,也要跟星月堡主血拼到底,只是这趟镖货想是要保不住了。

  岳如川想到这些,不由地喟然一声长叹。便在此时,岳龙城哎哟一声,踉跄弹退数步,胸前衣襟已被鲜血染红,他自己的血,他已经受了伤。

  岳如川见状心神一震,急道:“城儿退下!”话音甫落,狄郁却是闷哼一声,横挪七尺,紧捂着胸口,显然也受了伤。原来,岳龙城受伤退后,狄郁却不给他喘息之机,飞身迫去,半空中挥折扇猛然下击,欲要将岳龙城击毙当场。熟料,他甫自跃起,刚举起折扇,便见眼前金光闪动,心知不妙,半空中无处借力,忙挥折扇左右拨打。一阵叮叮细响,无数枚钢针坠落在地,但狄郁终究未能尽数避过,胸口中了一枚飞针,落下地时,立即腰间力扭,向旁避去,以防对方突施辣手。他脸色惨然,全没了刚才的意气风发,若是对方的飞针喂有剧毒,此刻他命已然休矣。他哼了一声,道:“想不到名满天下的麒麟镖局的少镖主居然也要放暗器,真是见面不如闻名!”

  岳龙城并不着恼,但也反唇相讥,道:“堂堂的先天门掌门都做了人家的走狗,而且还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,我一个镖师还能怎样呢?”

  狄郁也未动怒,其实岳龙城并未说错,他的确做了人家的走狗,只是并非星月堡,而是霹雳堂,他已加入霹雳堂,乃是霹雳堂少堂主神龙麾下的一名坛主。这件事他自不能言明,更不能解释,当下一声冷笑:“岳龙城,你莫要得意的太早,我既然能坐上先天门掌门的位子,还跟诸葛堡主是朋友,这就说明我的武功也绝不是花拳绣腿。你的剑法还过得去,招数美妙之极,不过武功乃是杀人技,我看你……”

  “废话少说,拿出你的杀人技也让我这未见过世面的乡下人开开眼界,吹牛谁还不会,光说不练假把式!”岳龙城面带自信的微笑。经此一战,几次受挫的晦气一扫而空,胸中豪气顿生,自觉狄郁殊不足惧,即便星月堡主出手又能怎样,不较量一番,谁知道果有真凭实学还是纸老虎一个。他冷冷地注视着几步外的狄郁,眼神中掩饰不住的鄙夷之色,撇嘴道:“我倒要见识一下你的好手段,对啦,听说先天无极剑法凌厉绝伦,怎么你要用这把破纸扇呢,莫非你还未学到封掌门的绝技?”

  “好一副伶牙俐齿!”狄郁面色阴沉,抬手往胸口拍了一掌,一枚飞针便到了他掌中,“小子,今日我便要你输得心服口服,死得毫无遗憾,就这把破纸扇便能要了你的命!”

  岳龙城见他露了这一手功夫,顿时收起小觑之心,暗暗戒备,涵身拔背,凝神待敌。其实,狄郁露的那一手也算不得什么高明的功夫,不过由此可见他的内力已是不俗,随手往胸口一拍,便将体内的飞针吸出。岳龙城自忖做不到,虽然不致敬佩钦服,但自然也不敢大意怠慢。

  狄郁暗自深吸一口气,体内真气流转,已觉无碍,毕竟只是一枚无毒的飞针,即便被砍了一刀或刺中一剑又能怎样,只要不伤及要害,对于闯荡江湖的一流高手而言,却也算不得受伤。他折扇一挥,施施然走上几步,突然死死地盯着岳龙城的眼睛,直似要看进岳龙城的体内。

  岳龙城被他目光所慑,不自禁地抬眼迎去,只看了一眼,便再也挪不开那片炙热的眼光了。他心脉一震,直觉一颗心砰砰直跳,甚不受用,偏偏移不开眼睛。望出去的一切突然有些恍惚,对方的眸子里是一团深不见底的黑暗,自己仿佛就置身于这片无边的黑暗中,四下里静悄悄,连半丝风声都没有。狄郁的眼神似乎有了某种充满诱惑的魔力,让他情不自禁地看着,却是深陷其中。紧接着,眼前的黑暗消失,代之的是一片蔚蓝的天,飘着几朵洁白的云彩。下面是一望无际的花丛,开满了各色的鲜花,争奇斗艳,芬芳扑鼻。

  蓦地,美妙的乐声响起,似是琵琶的曲调,婉转缠绵,说不出的柔糜万端?;ù灾谐鱿至艘晃痪琅?,披一件薄若蝉翼的白色纱裙,还遮不住膝盖,那婀娜的娇躯若隐若现,衬得她的身段更加玲珑曼妙,肌肤白皙胜雪。

  她的肌肤白皙,她的脸蛋更是白皙,仿似透明的,但这透明的无暇美玉般的肤色中透出了淡淡的红润,笑靥如花,艳丽不可方物。她深情款款地望着岳龙城,眼睛眯成了一弯新月,眼波荡漾着无边的春色。她的红唇微微翕合,似要说些什么,但只是张开了一条弧形的缝隙,舌尖若隐若现。似是有意,也似是无意,她冲着岳龙城抛了一个媚眼。紧接着,她便舞动起娇躯,一颦一笑,举手投足,绽放着最原始的魅惑。

  岳龙城突觉口干舌燥,呼吸不畅,一颗心直似要跳出腔外,他的眼里燃起了一团火,一团熊熊的火!蓦地里,似乎来自那遥远的天上,也像是就响在耳边,一个娓娓动听且充满磁性与诱惑力的声音传来: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……我是岳龙城?!?br>
  “岳龙城是谁?”那个声音还在问。

  “岳龙城是……是麒麟镖局总镖头岳如山的独子?!?br>
  “他是好人吗?”

  “他……他是的?!?br>
  “不,他是个恶人,十恶不赦的人,他无恶不作,他丧尽天良,对吗?”那声音极具诱惑,令人欲罢不能。

  “他……岳龙城是个……是个恶人……”说到这里,岳龙城脸上已是汗如雨下。他心里还是清醒的,他知道自己已然堕入狄郁的邪术之中,想要抗争却无法自拔,不由自主的说着话,说着违心的话。他知道若摆脱不了对方的控制,自己很快便会有性命之虞,偏偏无法挪开眼光。焦急与恐惧,魅惑与情欲,这一刻在心里反复纠缠,脑袋发胀,眼前恍惚,神智越来越是迷糊。

  “岳龙城该死,对吗?”那声音还在继续。

  “岳……岳龙城……该……该死……”听得出,岳龙城在极力抗争,可惜最终还是徒劳。

  “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,对吧?”那声音柔柔的,令人不能辩驳,也是不想争辩。

  “对……对的?!痹懒腔夯禾鹗直?,突然手腕一抖,反手一剑朝自己心窝扎下。

  “贤弟不可!”陡然响起一声大喝,紧接着,平地里升起一道罡风,直向狄郁卷去。

  
(提示:可按← →键翻页) 上一章节 回神武仙兵书目 下一章节
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
Copyright (C) 2010-2016 双色球投注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【老蚕】,可分为;【轻度老蚕,重度老蚕,全面脑瘫】三个等级。试想;你是属于哪个级别。。。?[福尔摩斯] 2018-12-11
  • 做强茶企 告别“大而不强” 2018-12-11
  • 四川大熊猫宝宝诞生 熊猫基地人气旺 2018-12-09
  • 老爸偷偷送女保姆金项链引子女众怒!真相让人沉默 2018-12-09
  • 【家国网聚·网络旺年】以春节的名义,拉近家的距离 2018-07-24
  • 21| 775| 399| 115| 747| 234| 825| 227| 714| 640|